今日热点

2020-06-30 14:49:58   

原标题:怂了?涉港国安立法最后阶段 黄之锋等多人退出“港独”组织

海外网6月30日电 涉港国安立法进入最后阶段,乱港分子黄之锋30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辞去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,并退出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。此外,据香港电台报道,罗冠聪及周庭也宣布退出“香港众志”。

黄之锋宣布退出香港众志

黄之锋宣布退出香港众志

报道称,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声称,在涉港国安立法下,他“没有办法确定明天”;周庭声称未来无法参加“国际连结”工作;罗冠聪则声称“难料自身安危”。

他们为什么怕成这样?这要从该组织的所作所为说起。

早前《人民日报》评论称,“香港众志”这一组织打着“聚众之志”的幌子,借外部势力黑手,妄想掌控香港的明天,就是祸港“新生代”。

“众志”主张“自立”但内外勾结,假托“自决”,对网民颠倒黑白,对青年极力煽惑,搞的都是“港独”活动。

“香港众志”曾因“自决纲领”不符基本法而断绝议会之路,政治力量一落千丈。

然而攀上“洋主子”,为这些弃子提供了“废物利用”机会。

从拜见外国政要并索要合影,到乞求美国国会通过涉港法案,再到窜访外国卖惨乞怜、寻求外力插手援助,是他们最常用的套路。

黄之锋宣布退出香港众志

黄之锋宣布退出香港众志

在屡屡作出卖国祸港之事后,他们如今退出“香港众志”,也被网友嘲讽是“知道怕了”,是“缩骨”之举。

而这并非单一事件,在涉港国安立法即将出台之际,一些乱港头目纷纷“变脸”“自保”。

6月26日,“祸港四人帮”之一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发表声明,声称自己已年届80,会“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”。

“搅乱香港后一句退下就想翻篇?”“搅乱香港想拍拍箩柚就走人?”声明发出后,这是许多香港网友共同发出的质疑。

香港《大公报》27日发文称,陈方安生甘当“逃兵”,是反对派阵营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,引发强烈震动,相信类似事件将陆续有来。

本月稍早前,“乱港四人帮”之一的李柱铭也公开与“港独”割席。

他接受电台访问时,直指香港“搞革命”根本不可为,认为“港独”是“罗曼蒂克”及危险的。

而他早前涉非法集结被捕时,曾扬言“与年轻人一同被捕感到骄傲”,感到舒服。对此,港媒直指,李柱铭的言论无非就是想“甩锅”。

6月28日,泛暴派关键人物陈云也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“退出”。

他声称,今后将把重心放在学术研究上,不仅如此,他还在帖文中批判“港独”分子,并声称,自己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、主张“永续基本法”的议程失败之后已经宣布退场,又指当日是自己在香港最后一次的政治行动。

而这些言论无非是想跟“港独”以及近来的香港暴力事件撇清关系。(海外网 杨佳)

据媒体此前报道,全国人大高票通过涉港国安立法决定后,一众乱港分子接连有所行动。其中,官司缠身的黎智英日前多番申请离港,陈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坛,李柱铭则在受访时公开割席、甩锅,以致被反对派痛骂“可不可以快点死”。“港独”组织“学生独立联盟”召集人陈家驹弃保潜逃,事后称因“担忧”港区国安法。

此前,陈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坛后,有港媒分析称,陈方安生表面理由是“年纪大”及“陪伴家人”,实际是迫于政治现实下的无奈之举。她的举动是反对派阵营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,在香港社会引发强烈震动。

不过,据香港电台报道,梁颂恒在宣布遣散所有香港地区成员后,仍声称台北及英国分部“会接手工作”。

黄之锋宣布退出“香港众志”后,港独组织“香港民族阵线”解散香港本部

涉港国安立法进入最后阶段,继乱港分子黄之锋、罗冠聪及周庭30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退出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后,由梁颂恒担任发言人的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民族阵线”也在社交平台宣布,即日起遣散包括发言人在内所有香港地区成员。

黄之锋宣布退出香港众志

黄之锋宣布退出香港众志

“香港民族阵线”是一个在2015年成立的“港独”组织,曾声称主张所谓“民族自决”,“实现香港独立”云云。

此前据《大公报》报道,“香港民族阵线”成员鱼龙混杂,成员陈卓南曾支持非法“占中”幕后黑手戴耀廷的“宣独”行动,该组织还曾扬言要与境外势力建立更紧密的“国际性联盟”。

港媒调查发现,原来“香港民族阵线”勾结“台独”组织“岛民抗中联合”,已形成正式同盟关系。

而其发言人梁颂恒则曾深陷“宣誓风波”。

据“东网”报道,梁颂恒和游蕙祯曾在2016年宣誓就任特区立法会议员时,以不堪字眼辱华,并展示“港独”标语,其后因“宣誓风波”被褫夺席位。

延伸阅读:

黄之锋宣布退出港独组织“香港众志”

乱港分子黄之锋在个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,辞任港独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一职,同时退出“香港众志”。

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注意到,仅仅在8个小时前,黄之锋还在社交媒体上信誓旦旦地表示,“一息尚存,抗争到底”。

此前消息:

港独不是民主!赖以撑腰的美国已自顾不暇,黄之锋又与黎智英割席

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去年,黑暴热潮风风光光的经历了好些日子,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把香港搞个天翻地覆,怎料踏入2020年竟出现断崖式下坠。经济饱受暴力和疫情摧残,固然让社会觉醒,加上中央出手,依法追究分裂国家的行为,在“港独”的棺盖上敲入最后一颗钉。

以往街霸动辄聚众几千人捣乱,到现在要找几百也难,跟警察对垒的两伞阵只那十来把,显得零星落索。曾见商场示威,有挥舞港英殖民旗的黑衣人只影形单,围观者冷清得可怜。搞三罢公投的,原本开价要六万人支持,最后拿到万六票,几个搞手竟然还可以不辞职谢罪。

天时不再,年初爆个新冠肺炎疫症,社会的关注点转向,大家多留心自身健康,宁愿待在家里免受传染,懒理街外那孤苦零丁小动乱。社会距离的规限也让大规模示威活动失去合理性和合法性,乏人理会的社会活动根本就是个没成功机会的non-starter。

地利失调,“港独”分子赖以撑腰的美国救世主现在自顾不暇。美国轻视新冠肺炎的杀伤力,弄得焦头烂额,高踞世界疫情榜首,近月更爆出个弗洛伊德事件,一度被美国会议员称为“美丽风景线”的香港黑暴种种纵火打砸行径,竟然跨过大洋在彼岸重现,在西雅图甚至有人霸占小区,实行完全自治。

更糟糕的是,美国这场反种族歧视的社会运动产生引力,一并将“港独”势力的价值观以至意识形态拖入泥沼。一方面,“港独”分子敌视中国和中国人,所以认同“美国优先”的白人优越形态,批判黑人平权运破坏法治。另方面,黑人平权运的作为却又挺像香港黑暴的反照,两者都说是代表受压抑的社会阶层,挑战威权。“港独”势力不可能在两极化意识形态中找到合理的说法,看看反对派政客最近龟缩不前,左闪右避的态度,便知梗概。

人和更谈不上,多名反对派领导人物一直以为仗着美国撑腰,特区政府没奈他何,怎料政府一待证据齐备,马上拘控带上法庭,传媒大亨和资深大律师都说了有入狱准备。

对外固然损兵折将,窝里也斗得不可开交。香港众志常委敖卓轩日前接受外媒访问时,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香港事务上的角色不太重要,大批“港独”分子立即发难,在网上狂轰,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给杀个措手不及,为了平息“民愤”,只好代敖道歉。原来“港独”圈内,特朗普竟已成为不可玷污的神坛偶像。

那边厢,黄之锋又因为利益而与黎智英割席。日前黎智英的报纸刊登一则黄之锋鼓励读者订阅的新闻,标题却说黄之锋靠该报才能打国际线。黄感不愤,在脸书发帖回击,说自己有江湖地位,在国际间游说全靠香港众志以及香港人。他又担心报章藉他的访问抢走香港众志的潜在捐款。权力与金钱,往往比理想来得实际,见怪不怪。

为求目的,不择手段,失败是早晚的事。真要为香港争取更多民主,必须先弄清楚民主不等同“港独”,更不能让“港独”的病毒渗进民主。

责任编辑:周晶晶 TT0072
展开全文

猜你喜欢

热点新闻